A
按民事訴訟法第 227  條就舉證責任係採高度抽象性與概括性之規定,必須於個案中予以具體化。以債務人請求確認債權不存在之訴而言,倘債權人抗辯其債權存在時,應由債權人就債權存在之事實負舉證責任。若債權人已證明其債權存在,而債務人主張該債權已因清償而消滅,則對於清償之事實,應由債務人負舉證之責任。
A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表示,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契約逾期或有效期間未滿三十日,則無法辦理換發汽、機車牌照、異動登記或檢驗等公路監理業務。

金管會指出,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6條第4項規定,汽、機車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有投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並維持其有效性之義務。如未訂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契約或保險有效期間未滿三十日者,依同法第16條第2項規定,公路監理機關不得發給牌照、臨時登記證、換發牌照、異登記或檢驗。

金管會說明,汽、機車所有人有投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義務,以免無法辦理公路監理業務或按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49條第1項第1款規定,因攔檢稽查而受罰;又按同法第27條第1項規定,倘投保車輛肇事而造成他人傷亡,可在保險金額範圍內,將被保險人應負之賠償責任移轉予保險公司承擔,以減輕負擔。

金管會進一步說明,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17條第4款規定,要保人住、居所或營業地址變動時,應即通知保險公司辦理變更事宜,以利其險於契約到期一個月前,依保險人最後留於保險公司之地址,寄送書面續保通知提醒續保。

A

有名婦人因與人發生口角爭執,竟然在凌晨時候到對方家門口數次長按電鈴,經警方查後到案,對此,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日前作出判決,認為該名婦人已構成強制罪,判處拘役二十天(可易科罰金)。

該名婦人在跟人家吵架後,心生報復,在打探到對方住址後,凌晨數次到對方家門口按電鈴,而且每次都按好幾分鐘。法官認為這樣的行為已超過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2條第3款製造噪音的程度,有故意妨害他人休息、睡眠的權利,而構成強制罪。

參照刑法第304條第1項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A
汽車強制責任保險之殘廢給付,需受害人因汽車交通事故致身體殘廢,始得請求,因此事故與身體殘廢間需有相當因果關係。而當事人請求給付保險金,係本於事故致受有殘廢等級傷害,為保險公司所否認,並抗辯係本於當事人本身體況退化所致,則就此不能併存之相排斥事實,自應先由當事人負舉證責任;倘其舉證仍有未足,而保險公司已能證明其所抗辯之事實為真正,即應為有利於保險公司之事實認定。
A
勞務供給之僱傭契約與承攬契約之區別所在,乃僱傭係以勞務之給付為目的,縱受僱人供給之勞務不生預期之結果,僱用人仍應給付報酬,且雙方對勞務之請求,除另有同意或約定外,均不得任意讓與第三人或使第三人代服勞務,具有勞務之專屬性,並因而有從屬性之絕對服從關係。而承攬則以勞務所完成之結果為目的,須俟工作完成之結果後始給付報酬,除當事人另有特約外,非必須承攬人自服其勞務,其使用他人,完成工作,亦無不可,而不具有勞務之專屬性,定作人就承攬工作固有一定指示關係,但如其指示不適當,承攬人仍有裁量餘地,並應履行其告知義務,並無絕對服從關係存在。
A
按消費者保護法第 11 條第 2  項固明定定型化契約條款如有疑義時,應為有利於消費者之解釋。惟在契約解釋之適用順序上,仍應先參酌契約目的、社會通念、交易習慣及一般客觀情事,並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解釋之;倘仍無法確定該有疑義契約條款之意義時,始有不明確條款解釋原則之適用。申言之,尚非於契約條款出現疑義時,即僅單純考量消費者一造之利益,逕為該造有利之解釋。
A
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或不爭執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鑒於當事人對傳聞證據有處分權,並基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此外,蓋章及簽名皆係文書製作人依其自由意思,在文書上顯現代表本人之文字符號,法律上應生同等之效力,此不因其為公文書或私文書而異。
A
行為人主觀上具有發生刑法效果之意思活動時,且客觀上符合犯罪構成要件事實,並具有違法性者,始成立犯罪;因此,行為人犯意起於何時,至關其犯罪行為及罪責之認定,自應依證據認定之。此外,行為人有無犯罪之意欲,固為其個人內在之心理狀態,然審理事實之法院,仍可從行為人之外在表徵及其行為時之客觀情況,依經驗法則審慎判斷行為人係基於何種態樣之故意而實施犯罪行為,以發現真實。
A
行為人於已不具保險業務員之身分後,仍假冒壽險公司業務員之名義對被害人招攬保險,誘使被害人將保費匯入其銀行私人帳戶,且於收取保費後均未送件為被害人辦理保險投保相關事宜,更擅自提領保費,益見行為人主觀上具有詐取保費之意圖。
A
按刑法第 310  條第 3  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 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是以,行為人若能證明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發表之言論內容應屬真實,即無誹謗之故意,不應負誹謗刑責;亦即無須證明其言論內容確為真實。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04  條之罪,關於「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係以散布、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構成要件,自亦有前揭說明之適用。從而法院似認行為人除證明其言論確係聽聞他人轉述及閱諸媒體報導,而非憑空虛捏之外,尚須追究他人轉述內容是否親身經歷,及閱報心得是否執中不倚,始得信為真實而發表其言論者,無異課予行為人必須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之責,若因此為不利行為人之認定,於法即有未合。
A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日前表示,有男子於多處店家鐵捲門噴漆塗鴉,由於被害店家眾多,在過濾監視器畫面後,傳喚涉嫌人到案說明;犯嫌辯稱自學多年,才會在街頭牆壁隨手塗鴉,訊後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0條裁罰。

臺北市警察局指出,轄區內有男子對於街頭噴漆塗鴉相當有興趣,且自學多年。日前因深夜無人又下著大雨,一時興起塗鴉的念頭,於是沿著路旁店家的鐵門噴漆塗鴉。員警調閱沿線商家監視器畫面,才成功鎖該名男子。而無端門口鐵捲門被噴漆惡作劇的受害店家,原以為是得罪客人而引來惡意騷擾,在警方破案後才發現原來是街頭塗鴉客所為。

臺北市警察局進一步指出,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0條規定,污損他人住宅題誌、店舖招牌或其他正當的告白或標誌者,或是未經他人許可,張貼、塗抹或畫刻於他人的交通工具、圍牆、房屋或其他建築物者,可處三千元以下罰鍰或申誡。民眾應克制自身創作慾望,維護市容美觀。

臺北市警察局也善意提醒,塗鴉者落網後往往強調自己的行為只是出於好玩,沒有惡意。但隨意於街頭塗鴉不但破壞市容環境,塗鴉內容如涉及不實言論、毀損他人名譽或恐嚇等言詞,更可能涉及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罪及同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民眾應特別注意,避免出於惡作劇的心態而觸法。

A
裁判字號:105年保險上易字第8號
案由摘要:給付保險金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3 月 08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 第 277、447 條(104.07.0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 10 條(99.11.24)保險法 第 29、34、131、133 條(103.06.04)
要  旨:
被保險人或受益人已證明被保險人受有意外傷害,而依經驗法則,該意外傷害有造成殘廢或死亡之相當可能性者,應認其已盡舉證之責。於此情形,自應由保險人舉反證證明被保險人之死亡或傷害確係因內在原因所致。
此外,要保人或被保險人之故意行為,以及被保險人之故意自殺或犯罪行為,均須與被保險人所受傷害、殘廢或死亡之結果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保險人始得不負給付保險金額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