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日前表示,「指尖陀螺」及「迷你弓弩」具有一定的危險性,消費者使用此類商品應注意玩耍時的安全,同時將要求無商品檢驗標識的迷你弓弩商品從網拍下架。

標準檢驗局指出,「指尖陀螺」及「迷你弓弩」均屬於可吸引十四歲以下兒童玩耍之玩具產品,根據商品檢驗法第3條規定公告為應施檢驗玩具商品範圍,檢驗標準為CNS4797,檢測項目包括危害尖端、危害邊緣、孔洞、間隙和可觸及之機構、墜落、扭力、拉力及壓縮試驗等,且必須依據前述標準查核「商品檢驗標識」與「中文標示」。只有符合檢驗標準,完成檢驗程序,並貼附商品檢驗標識及中文標示的產品,才可以運出廠場或輸入。

標準檢驗局說明,目前關於「指尖陀螺」在實體通路及網路通路均有銷售,基於維護消費者權益及保護兒童安全,除採取邊境源頭管制外,並發動專案市場及網路檢查計畫。至於「迷你弓弩」部分,依照商品檢驗法第49條規定,發動專案市場檢查,對於無商品檢驗標識者,將要求網路拍賣業者將商品下架。

標準檢驗局進一步表示,根據商品檢驗法第6條第1項規定,應施檢驗之商品,未符合檢驗規定者,不得運出廠場或輸出入。因此「指尖陀螺」及「迷你弓弩」等商品經查證為逃避檢驗屬實者,將依同法第60條第1項規定處以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鍰;如果屬於品質檢測不符合情形,則依同條第2項規定處以二十五萬元以上二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A
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要保人有為隱匿或遺漏不為說明,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要保人如主張保險人不得解除保險契約,即應證明其未告知或不實說明之事項與保險事故之間無關聯、無必然性;倘未說明之事項與保險事故之發生有關聯、牽連、影響或可能性時,保險人非不得解除保險契約。
A
按民事訴訟法第 227  條就舉證責任係採高度抽象性與概括性之規定,必須於個案中予以具體化。以債務人請求確認債權不存在之訴而言,倘債權人抗辯其債權存在時,應由債權人就債權存在之事實負舉證責任。若債權人已證明其債權存在,而債務人主張該債權已因清償而消滅,則對於清償之事實,應由債務人負舉證之責任。
A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表示,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契約逾期或有效期間未滿三十日,則無法辦理換發汽、機車牌照、異動登記或檢驗等公路監理業務。

金管會指出,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6條第4項規定,汽、機車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有投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並維持其有效性之義務。如未訂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契約或保險有效期間未滿三十日者,依同法第16條第2項規定,公路監理機關不得發給牌照、臨時登記證、換發牌照、異登記或檢驗。

金管會說明,汽、機車所有人有投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義務,以免無法辦理公路監理業務或按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49條第1項第1款規定,因攔檢稽查而受罰;又按同法第27條第1項規定,倘投保車輛肇事而造成他人傷亡,可在保險金額範圍內,將被保險人應負之賠償責任移轉予保險公司承擔,以減輕負擔。

金管會進一步說明,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17條第4款規定,要保人住、居所或營業地址變動時,應即通知保險公司辦理變更事宜,以利其險於契約到期一個月前,依保險人最後留於保險公司之地址,寄送書面續保通知提醒續保。

A

有名婦人因與人發生口角爭執,竟然在凌晨時候到對方家門口數次長按電鈴,經警方查後到案,對此,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日前作出判決,認為該名婦人已構成強制罪,判處拘役二十天(可易科罰金)。

該名婦人在跟人家吵架後,心生報復,在打探到對方住址後,凌晨數次到對方家門口按電鈴,而且每次都按好幾分鐘。法官認為這樣的行為已超過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2條第3款製造噪音的程度,有故意妨害他人休息、睡眠的權利,而構成強制罪。

參照刑法第304條第1項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A
汽車強制責任保險之殘廢給付,需受害人因汽車交通事故致身體殘廢,始得請求,因此事故與身體殘廢間需有相當因果關係。而當事人請求給付保險金,係本於事故致受有殘廢等級傷害,為保險公司所否認,並抗辯係本於當事人本身體況退化所致,則就此不能併存之相排斥事實,自應先由當事人負舉證責任;倘其舉證仍有未足,而保險公司已能證明其所抗辯之事實為真正,即應為有利於保險公司之事實認定。
A
勞務供給之僱傭契約與承攬契約之區別所在,乃僱傭係以勞務之給付為目的,縱受僱人供給之勞務不生預期之結果,僱用人仍應給付報酬,且雙方對勞務之請求,除另有同意或約定外,均不得任意讓與第三人或使第三人代服勞務,具有勞務之專屬性,並因而有從屬性之絕對服從關係。而承攬則以勞務所完成之結果為目的,須俟工作完成之結果後始給付報酬,除當事人另有特約外,非必須承攬人自服其勞務,其使用他人,完成工作,亦無不可,而不具有勞務之專屬性,定作人就承攬工作固有一定指示關係,但如其指示不適當,承攬人仍有裁量餘地,並應履行其告知義務,並無絕對服從關係存在。
A
按消費者保護法第 11 條第 2  項固明定定型化契約條款如有疑義時,應為有利於消費者之解釋。惟在契約解釋之適用順序上,仍應先參酌契約目的、社會通念、交易習慣及一般客觀情事,並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解釋之;倘仍無法確定該有疑義契約條款之意義時,始有不明確條款解釋原則之適用。申言之,尚非於契約條款出現疑義時,即僅單純考量消費者一造之利益,逕為該造有利之解釋。
A
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或不爭執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鑒於當事人對傳聞證據有處分權,並基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此外,蓋章及簽名皆係文書製作人依其自由意思,在文書上顯現代表本人之文字符號,法律上應生同等之效力,此不因其為公文書或私文書而異。
A
行為人主觀上具有發生刑法效果之意思活動時,且客觀上符合犯罪構成要件事實,並具有違法性者,始成立犯罪;因此,行為人犯意起於何時,至關其犯罪行為及罪責之認定,自應依證據認定之。此外,行為人有無犯罪之意欲,固為其個人內在之心理狀態,然審理事實之法院,仍可從行為人之外在表徵及其行為時之客觀情況,依經驗法則審慎判斷行為人係基於何種態樣之故意而實施犯罪行為,以發現真實。
A
行為人於已不具保險業務員之身分後,仍假冒壽險公司業務員之名義對被害人招攬保險,誘使被害人將保費匯入其銀行私人帳戶,且於收取保費後均未送件為被害人辦理保險投保相關事宜,更擅自提領保費,益見行為人主觀上具有詐取保費之意圖。
A
按刑法第 310  條第 3  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 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是以,行為人若能證明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發表之言論內容應屬真實,即無誹謗之故意,不應負誹謗刑責;亦即無須證明其言論內容確為真實。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04  條之罪,關於「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係以散布、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構成要件,自亦有前揭說明之適用。從而法院似認行為人除證明其言論確係聽聞他人轉述及閱諸媒體報導,而非憑空虛捏之外,尚須追究他人轉述內容是否親身經歷,及閱報心得是否執中不倚,始得信為真實而發表其言論者,無異課予行為人必須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之責,若因此為不利行為人之認定,於法即有未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