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按記名支票經發票人為禁止轉讓之記載者,固不得再依票據讓與之方式為轉讓,違反此項禁止之規定者,其轉讓行為不生票據法上之效力;惟此種支票仍不失為民法上金錢債權之性質,故得依民法規定一般債權讓與方式而轉讓之,然僅能生民法上通常債權讓與之效力,其受讓人所取得者為民法上之金錢債權,而非票據上之權利,自不得依票據法之規定對於為禁止轉讓之發票人行使票據上之權利。
A
人為操縱股價行為乃股票自由市場所不許,股票投資人推定信賴自由市場之機制而有交易因果關係,但投資人仍須證明其損害及金額與人為操縱股價行為間,具有損害因果關係。此外,損害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債權人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係應有狀態,自應將非可歸責於債務人事由之變動狀況考慮在內。
A
父母以自有資金為子女購置財產之類型,究係應定性為贈與行為,抑或僅係借用子女名義買賣房地,應視所價購而來的財產,其法律上及經濟上管理、處分、及受益權能歸屬於何人而定;且藉用子女名義買賣房地亦屬常見,應依買賣之過程、動機及其他事證判斷之。如遽認係屬贈與,其適用法規顯有不當。
A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日前表示,年金改革絕食抗議活動中,有名已退休的警員穿著警察制服,在現場參與抗議,由於此舉涉嫌刑法第159條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警方發現後向前勸導,男子才配合脫下警察制服。

臺北市警察局指出,員警於年金改革絕食抗議現場中,發現有民眾身著警察制服,站在抗議群眾中,員警向前了解後,才知道是一名退休的警員;由於個人行使抗議權利,並不代表警察立場,因此柔性勸導該男子可能涉嫌刑法第159條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不應穿著警察制服。

刑法第159條規定,公然冒用公務員服飾、徽章或官銜者,構成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可處五百元以下罰金。若是冒充公務員而行使其職權者,則構成僭行公務員職權罪,依同法第158條規定,更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此外,冒充外國公務員而行使其職權者,同樣也構成該罪責。

臺北市警察局呼籲,警察和軍人是行使國家公權力的公務員,一般人穿著警察或軍人等公務人員的制服,或冒用其身份官銜,都有可能會被誤認而影響社會秩序。而退休員警即便曾有公職身分,但退休後已是一般民眾,參與集會活動的民眾應循合法管道表達意見,應避免有混淆視聽的行為;執法單位同時也會公平合理考量人民表達意見與其他權益間的維護,兼顧人民言論自由及社會大眾的公共利益。

A
按一般民眾將自己印章、不動產權狀交付他人,委託他人辦理特定事項或保管者,並非罕見,是尚難僅憑無權代理人持有當事人之印章、所有權狀即推認當事人授權無權代理人辦理抵押權之設定。次按民法第 169  條前段固明定由自己之行為表示以代理權授與他人者,或知他人表示為其代理人而不為反對之表示者,對於第三人應負授權人之責任,惟必須本人有表見之事實,足使第三人信該他人有代理權之情形存在,始足當之。
A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表示,保險目的在於保戶支付約定保險費來彌補未來可能發生的損失,而既往症是投保前已發生之疾病,自無法再透過保險機制彌補了。

金管會指出,帶病投保未告知,不論經過多久時間,保險公司對該項疾病之相關健康險,依保險法第127條規定,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另外,如果在投保後二年內,保險公司發現保戶未誠實告知既往症,保險公司可依同法第64條第2項本文規定,解除保險契約。

金管會說明,為了避免保戶與保險公司發生類似的理賠爭議,投保時對於保險公司的書面詢問,應詳實告知既往症或現罹患中的各式疾病。保險機制建立於最大誠信原則,保戶與保險公司雙方以最大誠信對待對方,保險才得以發揮最大之功能,有效分散未來的風險,彌補未來危險發生的損失。

A
按民法第 320  條所謂新債清償,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其新債務不履行,舊債務仍不消滅。是債務人未依與債權人約定之方式將新債務清償完畢,舊債務即未消滅,尚非新債務成立,舊債務即當然消滅。
A
所謂職業災害,應以該災害係勞工本於勞動契約,在雇主支配下之勞動過程中發生,且該災害與勞工所擔任之業務間存在相當因果關係,亦即勞工因就業場所或作業活動及職業上原因所造成之傷害,始足當之。因此,當事人於上班午休時間身體不適,經送醫後不治,仍應認其係基於勞動契約在雇主支配下之勞動過程中發生死亡結果,其死亡具有業務遂行性。
A
行為人明知為禁藥即甲基安非他命而轉讓與他人,除成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8  條第 2  項之轉讓第二級毒品罪外,亦構成藥事法第 83 條第 1 項之轉讓禁藥罪,此係同一犯罪行為而有二種法律可資處罰之法條(規)競合情形,應依「重法優於輕法」、「後法優於前法」等法理,擇一處斷。
A
按被害人如主張因他人之受僱人執行職務,不法侵害自己之權利,欲依民法第 188  條第 1  項本文規定,請求該僱用人賠償,本應以該僱用人及受僱人為被告,並敘明該僱用人之受僱人執行職務之行為,不法侵害自己之權利,該僱用人依民法第 188  條第 1  項規定,應與受僱人連帶負損害賠償,因此對於該僱用人及受僱人起訴。從而被害人固主張侵害其權利者乃受僱人,並依民法第 188  條規定,起訴請求僱用人連帶賠償,惟被害人之書狀及陳述,均明白表示不對受僱人起訴求償,則被害人既不主張或證明受僱人有何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其權利之情,其遽依民法第188條規定請求僱用人負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於法自屬無據。
A
按執票人對發票人行使支票之票據權利時,其票據上權利顯已罹於消滅時效,則發票人就此部分為時效抗辯,即屬有據。次按發票年月日為支票絕對應記載事項,如未記載,其支票當然無效。是支票並未記載發票年月日,執票人固主張發票人同意授權由其自行填載,惟為發票人否認,執票人就此亦未舉證以實其說,即難遽信其主張,則因支票未載有發票年月日,該支票當然無效。
A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1982號
案由摘要:請求返還借款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1 月 10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 第 388 條(104.07.01)
要  旨:民事訴訟採不干涉主義,凡當事人所未聲明之利益,不得歸之於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及證據,亦不得斟酌之。此外,契約固須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始能成立,但所謂互相表示意思一致,並不限於當事人間直接為之,其由第三人為媒介而將各方互為之意思表示從中傳達因而獲致意思表示之一致者,仍不得謂契約並未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