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日前表示,有男子於多處店家鐵捲門噴漆塗鴉,由於被害店家眾多,在過濾監視器畫面後,傳喚涉嫌人到案說明;犯嫌辯稱自學多年,才會在街頭牆壁隨手塗鴉,訊後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0條裁罰。

臺北市警察局指出,轄區內有男子對於街頭噴漆塗鴉相當有興趣,且自學多年。日前因深夜無人又下著大雨,一時興起塗鴉的念頭,於是沿著路旁店家的鐵門噴漆塗鴉。員警調閱沿線商家監視器畫面,才成功鎖該名男子。而無端門口鐵捲門被噴漆惡作劇的受害店家,原以為是得罪客人而引來惡意騷擾,在警方破案後才發現原來是街頭塗鴉客所為。

臺北市警察局進一步指出,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0條規定,污損他人住宅題誌、店舖招牌或其他正當的告白或標誌者,或是未經他人許可,張貼、塗抹或畫刻於他人的交通工具、圍牆、房屋或其他建築物者,可處三千元以下罰鍰或申誡。民眾應克制自身創作慾望,維護市容美觀。

臺北市警察局也善意提醒,塗鴉者落網後往往強調自己的行為只是出於好玩,沒有惡意。但隨意於街頭塗鴉不但破壞市容環境,塗鴉內容如涉及不實言論、毀損他人名譽或恐嚇等言詞,更可能涉及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罪及同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民眾應特別注意,避免出於惡作劇的心態而觸法。

A
裁判字號:105年保險上易字第8號
案由摘要:給付保險金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3 月 08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 第 277、447 條(104.07.0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 10 條(99.11.24)保險法 第 29、34、131、133 條(103.06.04)
要  旨:
被保險人或受益人已證明被保險人受有意外傷害,而依經驗法則,該意外傷害有造成殘廢或死亡之相當可能性者,應認其已盡舉證之責。於此情形,自應由保險人舉反證證明被保險人之死亡或傷害確係因內在原因所致。
此外,要保人或被保險人之故意行為,以及被保險人之故意自殺或犯罪行為,均須與被保險人所受傷害、殘廢或死亡之結果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保險人始得不負給付保險金額之責任。
A
按記名支票經發票人為禁止轉讓之記載者,固不得再依票據讓與之方式為轉讓,違反此項禁止之規定者,其轉讓行為不生票據法上之效力;惟此種支票仍不失為民法上金錢債權之性質,故得依民法規定一般債權讓與方式而轉讓之,然僅能生民法上通常債權讓與之效力,其受讓人所取得者為民法上之金錢債權,而非票據上之權利,自不得依票據法之規定對於為禁止轉讓之發票人行使票據上之權利。
A
人為操縱股價行為乃股票自由市場所不許,股票投資人推定信賴自由市場之機制而有交易因果關係,但投資人仍須證明其損害及金額與人為操縱股價行為間,具有損害因果關係。此外,損害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債權人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係應有狀態,自應將非可歸責於債務人事由之變動狀況考慮在內。
A
父母以自有資金為子女購置財產之類型,究係應定性為贈與行為,抑或僅係借用子女名義買賣房地,應視所價購而來的財產,其法律上及經濟上管理、處分、及受益權能歸屬於何人而定;且藉用子女名義買賣房地亦屬常見,應依買賣之過程、動機及其他事證判斷之。如遽認係屬贈與,其適用法規顯有不當。
A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日前表示,年金改革絕食抗議活動中,有名已退休的警員穿著警察制服,在現場參與抗議,由於此舉涉嫌刑法第159條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警方發現後向前勸導,男子才配合脫下警察制服。

臺北市警察局指出,員警於年金改革絕食抗議現場中,發現有民眾身著警察制服,站在抗議群眾中,員警向前了解後,才知道是一名退休的警員;由於個人行使抗議權利,並不代表警察立場,因此柔性勸導該男子可能涉嫌刑法第159條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不應穿著警察制服。

刑法第159條規定,公然冒用公務員服飾、徽章或官銜者,構成冒充公務員服章官銜罪,可處五百元以下罰金。若是冒充公務員而行使其職權者,則構成僭行公務員職權罪,依同法第158條規定,更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此外,冒充外國公務員而行使其職權者,同樣也構成該罪責。

臺北市警察局呼籲,警察和軍人是行使國家公權力的公務員,一般人穿著警察或軍人等公務人員的制服,或冒用其身份官銜,都有可能會被誤認而影響社會秩序。而退休員警即便曾有公職身分,但退休後已是一般民眾,參與集會活動的民眾應循合法管道表達意見,應避免有混淆視聽的行為;執法單位同時也會公平合理考量人民表達意見與其他權益間的維護,兼顧人民言論自由及社會大眾的公共利益。

A
按一般民眾將自己印章、不動產權狀交付他人,委託他人辦理特定事項或保管者,並非罕見,是尚難僅憑無權代理人持有當事人之印章、所有權狀即推認當事人授權無權代理人辦理抵押權之設定。次按民法第 169  條前段固明定由自己之行為表示以代理權授與他人者,或知他人表示為其代理人而不為反對之表示者,對於第三人應負授權人之責任,惟必須本人有表見之事實,足使第三人信該他人有代理權之情形存在,始足當之。
A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表示,保險目的在於保戶支付約定保險費來彌補未來可能發生的損失,而既往症是投保前已發生之疾病,自無法再透過保險機制彌補了。

金管會指出,帶病投保未告知,不論經過多久時間,保險公司對該項疾病之相關健康險,依保險法第127條規定,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另外,如果在投保後二年內,保險公司發現保戶未誠實告知既往症,保險公司可依同法第64條第2項本文規定,解除保險契約。

金管會說明,為了避免保戶與保險公司發生類似的理賠爭議,投保時對於保險公司的書面詢問,應詳實告知既往症或現罹患中的各式疾病。保險機制建立於最大誠信原則,保戶與保險公司雙方以最大誠信對待對方,保險才得以發揮最大之功能,有效分散未來的風險,彌補未來危險發生的損失。

A
按民法第 320  條所謂新債清償,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其新債務不履行,舊債務仍不消滅。是債務人未依與債權人約定之方式將新債務清償完畢,舊債務即未消滅,尚非新債務成立,舊債務即當然消滅。
A
所謂職業災害,應以該災害係勞工本於勞動契約,在雇主支配下之勞動過程中發生,且該災害與勞工所擔任之業務間存在相當因果關係,亦即勞工因就業場所或作業活動及職業上原因所造成之傷害,始足當之。因此,當事人於上班午休時間身體不適,經送醫後不治,仍應認其係基於勞動契約在雇主支配下之勞動過程中發生死亡結果,其死亡具有業務遂行性。
A
行為人明知為禁藥即甲基安非他命而轉讓與他人,除成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8  條第 2  項之轉讓第二級毒品罪外,亦構成藥事法第 83 條第 1 項之轉讓禁藥罪,此係同一犯罪行為而有二種法律可資處罰之法條(規)競合情形,應依「重法優於輕法」、「後法優於前法」等法理,擇一處斷。
A
按被害人如主張因他人之受僱人執行職務,不法侵害自己之權利,欲依民法第 188  條第 1  項本文規定,請求該僱用人賠償,本應以該僱用人及受僱人為被告,並敘明該僱用人之受僱人執行職務之行為,不法侵害自己之權利,該僱用人依民法第 188  條第 1  項規定,應與受僱人連帶負損害賠償,因此對於該僱用人及受僱人起訴。從而被害人固主張侵害其權利者乃受僱人,並依民法第 188  條規定,起訴請求僱用人連帶賠償,惟被害人之書狀及陳述,均明白表示不對受僱人起訴求償,則被害人既不主張或證明受僱人有何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其權利之情,其遽依民法第188條規定請求僱用人負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於法自屬無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