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律師寫的合約會好很多,因為一般人沒有辦法掌握法律專業用語,寫的合約常常會出現無效的情形。

A

不一定,視情況而定。案件是否得易科罰金,須由事實審法院視該案是否符合刑法第41條第1項規定之要件。

A

依刑法第57條規定,行為人之犯後態度(如坦承犯行與否或有無和解等)確實為法官於法定刑範圍內酌量科刑輕重的衡量標準之一,屬法院於量刑上應審酌之事由。但基於公平法院之立場,法院進行量刑審酌行為人之犯後態度時,仍會考量個案具體情形及不能成立和解之因素來綜合評價,並非驟論不能和解就是犯後態度不佳或者不和解就會加重其刑。

A

關於有無刑事犯罪之認定,法院應視行為人主觀上及客觀上是否與法條規範之構成要件相符,且該行為是否違法、有責。如被訴過失傷害案件,法院就犯罪事實之調查應針對行為人是否確有過失傷害行為,至於告訴人是否亦有過失,依照實務見解,就被告爭執告訴人有過失時,被告所陳述之事實是否為真,則屬於承審法院所應調查、釐清之範圍,倘若承審法院未予調查,則為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10款「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判決違背法令(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415號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6776號判決參照)。是以,就告訴人是否具有過失部分,屬於法院調查、澄清義務之範圍,承審法院應加以調查、釐清。

A

所謂「鑑定」係指具有特別知識經驗之第三人,以其專門知識或利用專門知識之判斷而為報告之證據調查。鑑定為證據方法之一種,係補充法院之知識,具法院輔助者之性質,其鑑定意見僅係供法官為認事用法之參考,不能拘束法院。若法官認對本案事實已有一定之瞭解,或依其生活經驗及知識即能發現真實者,則無命鑑定必要。是以,不能僅因法官未命鑑定,便認法官有偏頗或裁判違法。

A

可以,因為辱罵可能涉及人格權的侵害。建議多搜集人證或物證後,再與律師討論。